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新书网 > 楚臣

第五百一十章 议事

楚臣 | 作者:更俗 | 更新时间:2019-03-15 14:11:1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婚内错爱: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医路繁花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唯我主宰皇后在位手册夜虎赖上婚床:林先生别来有恙三人行必有女汉子颐和曼丽崩坏神话
  猜忌既然无法避免,置身事外终究不是办法,那还不如叫彼此忌惮,或能相安无事。

  韩谦态度转变过来,冯缭便与曾在赤山军及左广德军担任营指挥、副都将的窦荣,与韩东虎联络上后,先携带一批钱粮,赶往广德南面的浮玉山北麓山寨,与苏烈等暗中筹备起事的首领见面。

  韩谦有愿意接见起事首领的意愿,苏烈等起事首领,自然是想先见到韩谦再商议其他。

  韩谦及百余扈随,不宜在茅山滞留的时间太久,最终选择见面的地点,是湖州与广德府相交、位于金钟岭、金鸡岭、悬脚岭三条界岭山东南麓支脉之间的四田墩。

  四田墩最早乃是信昌侯李普率卫氏、柳氏等溧水世家宗兵及族人栖身之地。

  等到广德军制置府正式设立之后,以信昌侯李普及宣州、京南世阀子弟为主所编的右广德军,主要驻扎在郎溪以西区域与安宁宫叛军对峙,溧水卫氏、柳氏等近两万妇孺,则都迁到更容易就粮的宣城等地逃避战难。

  在等收复金陵之后,这些人也基本都迁回溧水县。

  在广德军制置府正式设立好之后,由于四田墩的旧有势力被清除最干净,韩谦曾在四田墩及周边的山岭间新设十数乡寨,安置左广德军退下来的将卒及家小,但也 恰是如此,四田墩受世家宗阀的反扑最为厉害。

  不仅四田墩的旧田有人拿出旧地契、田契回来侵夺,甚至新开垦坡地梯田以及溪谷里的新田,也有一部分被安吉县强制收回充当公田,仅允许原先的田户租佃耕种,勒令交纳四五倍田税的租赋;同时在四田墩内部所开采的三座煤矿场、一座铁矿场,更是被安吉县强行征收为官产。

  在世家反扑最疯狂的时候,整个广德府有近三千户人家田宅被侵夺,其中又有差不多超过四分之一集中在四田墩。

  这还是直接被侵夺田宅、受迫害的户数。

  心存不满、埋藏下反抗火种的人,更是不知凡几。

  朝廷以为派陈景舟过来已经缓和了矛盾,却不知道炽烈的岩浆已经在地底沉默的燃烧起来,随时在等候一个更恰当的时机喷发出来,摧毁四周的一切。

  位于界岭山脉东麓的悬脚岭古驿道,连接润州阳羡及湖州长兴两地的陆路通首,驿道以东山势依旧绵延不绝,直到延伸到太湖之滨。

  地形算是悬脚岭东麓的这片山岭,峰岭谈不上多高,但岭险谷深,地形崎岖,只是当时为了方便收获太湖水域内的鱼虾,补充食物,还是硬生生开辟出几条小道以及五座以渔猎为生的村寨,安置进千余人丁。

  韩谦很早就有计划安排一些老卒退出营伍,并非保存实力或者其他什么野心、意图,纯粹是当时十数二十万妇孺要安置下去,需要大量的精壮劳力参与各种重体力活的劳力。

  会面的地点,位于其中一座叫丁家沟的村寨里。

  韩谦登上村寨后的山峰,翠树浓荫下,露出土壤的山岩是褐红色的,又称赤岩峰,高逾四十余丈的东峰崖直临太湖水。

  韩谦站在崖头,眺望浩浩荡荡的太湖水,湖中点点青峰林立,其间又分布一些渔村水寨,有些以捕渔为生,有些为船运为业,但也有一些亦商亦盗,只有大楚立国以来,一直都有加强对近在卧榻之下的太湖盗进行严厉打击,水寨势力不比鄱阳湖里那么疯狂而已。

  “韩东虎、苏烈他们过来了。”冯翊带着两名扈卫走过来,跟韩谦说道。

  “行,我们过去。”韩谦说道。

  这边地方狭窄,站不下太多人,前面林里有一座猎棚,稍加整理,可以用作议事的场地。

  韩谦与奚荏、郭荣往前面的林子走过去。

  孔熙荣、何柳锋带着人手,负责外围的警戒,冯缭、窦荣二人已经带着韩东虎、苏烈以及其他七名起事首领在猎棚前等候。

  “大人……”

  除韩东、苏烈外,其他七名起事首领,皆是从左广德军退下来的武官,看到韩谦,都激动得哽咽起来。

  韩谦借婚约之事返回叙州,当时留在广德府的诸多军民,都差不多安排了出路,大规模的梯坡围湖开垦也进行得如火如涂,叙州匠工甚至留到次年的四月才最后一批撤出。

  除开随韩谦迁往叙州的数千军民外,留下来的人照道理说已经跟叙州脱离了关系。

  然而只要是人,总有依赖性。

  特别世家反扑最凶狠的时候,那么多人无辜受株连入狱,惨遭酷刑、或死或残,那么多人安身立命的田宅被夺,迫于当时世家宗兵驻扎左右的禁军精锐,非敢起兵反抗,对朝廷、对世家心存滔天怨恨之时,又何尝没有被叙州抛弃的失落感?

  “郭逍、郭全、周柱、林江、林胜……”

  在那些从左广德军退下来、选择留在广德府安身落户的武官里,郭逍、周柱等七人,也都是骨干,因此才有可能以他们七人为首,与韩东虎、苏烈他们串连,准备起事——韩谦对他们都有印象,招呼他们进猎棚坐下来说话,不需要拘于礼数。

  这七人满心激动,甚至都有些难以自抑,紧跟着韩谦直进矮小的猎棚,躬着身子,甘愿以这么别扭的姿势站在那里听韩谦训示。

  苏烈有些犹豫、迟疑,跟着韩东虎走进猎棚,神色间也颇为不自然。

  韩谦也不以为意,招呼苏烈与韩东虎坐到他身边来,问韩东虎道:“这位便是双刀苏爷?”

  “在黔阳侯面前,苏烈乃无名小辈,不敢当此称谓。”苏烈心态再踞傲,也早听说过韩谦那近乎传奇的过往。

  而不说要韩谦了,韩谦身边哪一个人说出去,声名不比他显赫十倍、百倍,韩谦下首的位子,哪里轮得到他去坐?

  “苏首领莫要客气,坐下说话吧,要不然大家都这么弯着身子,腰可受不了。”窦荣笑道,推着他与韩东虎坐到韩谦身边去。

  冯缭就杂着诸首领间,搬了只树墩子坐下。

  冯缭、窦荣这几天,都跟韩东虎、苏烈他们在一起,对苏烈的心态更能准确把握一些。

  苏烈刀术过人,在尚文盛身边多年,粗通文墨,也见识不凡,而跟他一起逃出尚家的逃奴,都是尚家的精锐家兵。

  他们人多力强,与韩东虎互相扶助逃脱官府追捕,乃至被迫逃到浮玉山深处,以及前期纠集一部分受迫害的左广德军旧卒及家小落草为寇,他都占据相当主导的地位。

  甚至与更多被夺田宅的左广德军旧卒进行串连,也是苏烈在积极推动,相比较之下,韩东虎则更担心诱发更大规模、更难收拾的变乱,态度相对要消极许多。

  也就是说,在叙州正式介入之前,苏烈是事实上的起事首领。

  现在叙州正式介入进来,以韩谦的影响力及声望,以及这么多旧人对韩谦、对原赤山军的感情跟牵扯,苏烈就相当于直接被边缘化掉了。

  换作任何一人,内心都不可能没有一丝的想法。

  冯缭看韩谦在议事时,着意将苏烈安排到他身边坐下,心知也自然是考虑到他的感受。

  韩谦与众人见面,主要也是讨论这么多老弱妇孺的出路,但一开始也没有先入为主,或居高临下的直接指定他们接受什么方案、照什么方案去执行,主要坐下来将问题将摆出来,一起讨论。

  他们必然要做好武装斗争的准备,但也要认清在世家宗阀力量最强盛的江东地区,又毗邻帝京金陵,他们的力量是弱小的,甚至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

  韩东虎、苏烈他们最初的方案,主要还是想着起事后依靠近四百里纵横的浮玉山活动、生存。

  这么大规模的山岭,又林深谷险,兼之之前就在大量的广德军将卒及家小在浮玉山北麓扎根,群众基础极好,一支一两千规模精锐战力藏身其中,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在起事后真正会席卷更多的人进来,相比较能编为精锐兵力的青壮男丁,数量庞大数倍的老弱妇孺,会使得起事义军这得格外的臃肿笨拙。

  这也是千百年来,农民起义便必然要面对的问题,也是韩谦组建赤山军之后千方百计想要避免的问题。

  起事义军在深山老林里,再难进退自如,更不要说每个月少说需要上万石的食秣补给也根本无力去解决,到时候在禁军及地方兵马的联合围剿之下,只会越打越弱,最终难逃灭亡的惨烈结局。

  而倘若真要叙州更直接的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那也不能直接以最暴烈的方式搞起义、搞暴动。

  韩谦虽然决定不再做什么事情都束手束脚,决定要争取主动,要杨元溥及朝廷诸公忌惮于他,而不是千方百计的撇清嫌疑,但也不会去祸乱大楚。

  甚至说,他现在还远没有资格祸乱大楚,更不要说取而代之了。

  较为可行的替代策略,就是仿照当初的叙州船帮、从秦汉以来就存在的教门组织以及后世盛于明清时的秘密结社,组建半武装性质的帮会组织,追求拥有一定自保能力,却也不跟朝廷直接撕破脸。

  考虑到禁军北伐攻陷巢州之后,暂时还无力直接进攻寿州,滁州与扬州之间,以及往北到邻近洪泽湖主湖、差不多相当于石梁县境的区域,丘山起伏,湖荡水泊纵横,又与洪泽浦、樊梁湖等巨泊相接,将是三方势力都投鼠忌器、难以全力掌控的缓冲区。

  只要他与信王谈妥,所组建的帮会便可以在那里寻找更大的生存空间。

  而只要做到这一步,就有资格跟朝廷谈判,甚至韩谦可以直接出面施加压力,迫使朝廷承认其作为依附于大楚的半武装势力而合法的存在下去。

  这也是韩谦站出来会见诸人,愿意叙州直接干涉此事的条件,他总不可能在江南水乡直接掀起大规模的暴动。
楚臣最新章节https://www.aituyun.com/chuch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又见梨花成雪罪爱缘来是你三国之烽烟万里蝶证:鬼美人杀人事件蛮荒新世界1627崛起南海养母难为婚谋不轨:老公不太乖锦衣昼行第一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