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新书网 > 道门法则

第一百二十八章 崇德馆议事

道门法则 | 作者:八宝饭 | 更新时间:2019-03-15 14:07:3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婚内错爱: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医路繁花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唯我主宰皇后在位手册夜虎赖上婚床:林先生别来有恙三人行必有女汉子颐和曼丽崩坏神话
  魏致真一剑击败水云珊的消息,立刻传遍大江南北,无论是忐忑中翘首以盼这场试剑结果的景云安,还是信心满满准备拿楼观竖立威名的张元祥,都极为震惊。

  景云安这些时日来曾多次遐想,当他听说顾南安不战而败的时候,内心中是颇为喜悦的,最理想的状况,无疑是魏致真接着击败水云珊,然后再走到他的面前。

  他不止一次想过,因为顾南安和水云珊之间不可言说的纠葛,或许这会造成与之可能有染的水云珊心绪不宁,那么水云珊的失败当然会成为可能。

  而连续击败了顾南安和水云珊的魏致真,必然声威大震,到时候自己在崇德馆山门前将其击败,那是一种怎样的盛景?

  不止景云安在遐想,龙虎山的张元祥同样在遐想,他遐想的情形与景云安大致相同,唯一的区别是,其中多了一个魏致真击败景云安的场景。

  可当消息传来的时候,景云安却有些神思不属了,结果与他设想相同,但过程却不是他想要的过程。

  只是一剑,水云珊就败了?这位水炼师再是不济,好歹也是位炼师吧?魏致真就出了一剑?这就让人有点难以接受了。

  如果自己和水云珊斗法,需要几招才能胜出呢?三招?还是五招?甚至十招?

  如果超出十招,那自己和魏致真也就不用打了,但景云安估摸着,自己想要拿下水云珊,恐怕十招之内有点难……

  这可如何是好?

  崇德馆长老堂中正在热火朝天的议事,于长老焦虑不停的搓着手:“大长老到底去哪儿了?”

  众人面面相觑,对景云逸不回山门、不回飞符、不明踪迹的情形表示很不理解,如今是什么时候,你这位大长老居然杳无音讯,置诸长老何地?置崇德馆何地?

  “好吧,既然大长老不在,咱们只能自己议事了。浙江这两战的结果已经传回来了,但具体详情如何,还是需要通报诸位才好。”

  冲长老堂外招呼了一声,进来两位弟子,一位大法师,一位法师。

  “两位师侄说一下吧,把你们在浙江的所见所闻告诉诸位长老。”

  “是。”

  以大法师主说,法师补充,两位师侄将两场斗法的具体情形详细说了一番。他们讲完之后,诸位长老都感难以置信。

  “顾南安拔剑了?”

  “是,顾氏的上阳红叶剑,不过拔剑是为了缴剑,真是丢人。”

  “魏致真当真没有拔剑?”

  “是,轻飘飘说了两句,顾炼师便认输了。”

  “顾南安会败,我们差不多已经预估到了,但就这么败,当真是……”

  “师伯,其实后边几天,所有在场的人都知道他会败,连他们自家人也不看好……”在旁补充的金丹法师偷笑:“张顺之都押了一千两赌顾南安败,我有个好友是瀛运坊的,他透露的消息,那老头赢了两千银子!”

  “张顺之?是谁?”

  “就是顾氏现在最老的那位大法师,顾南安的舅舅。”

  “当真是众叛亲离了!”诸位长老摇着头。

  于长老有些不解:“怎么赢那么多,赌坊的人是傻子吗?还开那么高的盘口?”

  那法师道:“最后两天很多赌坊都加了个新盘口,赌顾南安能挡几剑,那老头押的是一剑不出直接认输,赢了两倍,好多人都跟着他下注……”

  诸长老一脸不可思议,各自摇头,接着发问。

  “和水云珊的斗法,之前没有任何铺垫?直接就用法宝了?当真只是一剑?”

  “回师叔,当时在场上千修士,人人都看得清楚,魏致真一剑斩下,逍遥溪便断流了。”

  “不错,我和师兄都看见,水炼师发梢为剑光所断,嘴角溢血,当是受了重伤,比完之后她迅速退回了山门之中,很多人当时都说,水炼师必是支撑不住了。”

  “是,我感觉她是强撑着,裙角似乎都在颤抖。我记得当时身旁有位山东来的散修,百草门的修士,百草门诸位长老或许听说过,掌门是北方颇有名气的伤中圣手任大夫。这位散修说,水炼师很可能伤了经脉。”

  景云安忽然插话道:“再说一遍剑光断溪的情形,不可有只言片语错漏!”

  两个师侄重新开始讲这一战,这次更详细了,讲述出来也更加令人胆战心惊。

  讲完之后,诸长老沉默不语,于长老挥手让他们退出,两个弟子刚转身,于长老冷不防问:“和咱们这一战,你们两个押了多少银子?”

  “没有啊……于师伯……”

  “五百……”

  于长老喝问:“押了多少?”

  “五百两……”

  “五百……”

  于长老一拍桌子:“押的谁?”

  “押的……自是景师伯……”

  “……对的……对的……”

  于长老怒其不争道:“你们两个当真好胆,居然去关扑赌钱,还把戒律放在心里吗?还有一点修道人的样子吗?此战之后,去四长老那里认罚,每人罚八百两!”

  两人出去后唉声叹气,一个抱怨对方多嘴说什么押注,另一个埋怨对方说什么五百两,如今倒好,眼看到手的银子鸡飞蛋打……

  嗯?处罚刚好八百两,正与两人下注的赔率仿佛,连赌坊的抽头都减去了,于长老还真是……

  两人也不吵了,准备再去筹措银子追加一笔,好歹挽回些损失。

  长老堂内,诸位长老都在讨论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沉默良久,终于有人提议:“要不,请景师叔回山吧?”

  所谓的景师叔,便是景氏当今修为最高的那位,以大炼师境界在贵州关圣阁中出任护法。这位景师叔平日不怎么插手崇德馆的事情,只有在事情重大或者危急之时才会现身,帮助崇德馆稳定局势。

  如今算不算事情重大?算不算处于危急之中?

  五位长老想了想,觉得应当算,应战的是景云安,但其实是崇德馆和宗圣馆之间的颜面之争!

  于长老当即联络在关圣阁中出任护法的景师叔,然后……同样没有回复!

  再询问关圣阁另一位护法,那护法道:“景护法七日前出门了,说是去见你们云逸长老,他们两个没在武陵源吗?总之是不在关圣阁的。对了,让景云安好好准备,楼观魏致真很难对付啊,尤其是掌中日月黄华剑,了不起!”

  于长老只好将对方提供的消息告知诸长老,同时也转达了人家的好意提醒。

  说实话,景云安从开始的期待变成了惧怕,这种转变很突然,很让人无奈。他最怕的是日月黄华剑,就如同关圣阁那位好心的护法所提醒,大部分人都低估了日月黄华剑的威力。

  修士的斗法实力,与修为境界、道术功法、神通异能、法宝符箓等等诸多因素息息相关。技不如人,不能怪人家法宝强悍,就如不能怪人家天赋神通,或者功法邪门一样,这都是实力的一部分。

  就好像端木春明,和他斗法之时就要做好被人家以符砸人的准备,不能因为人家打出来几张高阶符箓,你就埋怨对方胜之不武——阁皂山本就以符箓和法宝出名,人家的功法也是为熟练和使用这些东西而设,又哪里有什么胜之不武呢?

  如果说非要拼修为境界,以此为斗法的评判标准,那谁都不用打了,大伙儿和和气气,见了面瞄一眼对方道袍上的标识,比斗便可以就此结束——哎呀道友原来是四朵花,比我这五朵花少一朵,道友输了!

  所以魏致真以日月黄华剑压人,谁都不能说出半个不服来,人家楼观的水石丹经和双剑经本身就是独门功法,最适宜使用本门所传的日月黄华剑,你要怪就只能怪自家没有那么好的命,宗门中找不到那么出色的法宝,要怪就怪自家门派的祖师爷不行!

  崇德馆真的找不出能够匹敌日月黄华剑的法宝吗?长老们不是很服气,于是数着自家崇德馆的法宝开始一通比对。
道门法则最新章节https://www.aituyun.com/daomenfaz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又见梨花成雪罪爱缘来是你三国之烽烟万里蝶证:鬼美人杀人事件蛮荒新世界1627崛起南海养母难为婚谋不轨:老公不太乖锦衣昼行第一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