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顶点新书网 > 皇后在位手册

408二皇子

皇后在位手册 | 作者:鹦鹉晒月 | 更新时间:2019-04-16 00:17:1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婚内错爱:我和男上司的秘密恋情华山神门颐和曼丽赖上婚床:林先生别来有恙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蹭出个综艺男神医路繁花唯我主宰三人行必有女汉子夜虎
  端木徳淑觉得身体还可以,精神也行:“还把你叫过来,我身体好着呢,是你戏珠姑姑他们疑神疑鬼总觉得我哪里也不对,实际上哪有那么弱不禁风。”

  端木徳淑说着扶着戏珠的手入座,精神看起来不错,头上的木簪没有装饰,身上穿着的深蓝色宫装,手上捏着一串佛珠,再简单不过。

  宗礼见了,心中一阵钝痛,与刚刚飞霞殿中,脱了朱钗也一样鲜活的新人不同,母后稳中有慈的装扮让他一时间心生感触,他不过是出去了一年多,曾经自己为自己遮风挡雨,容着自己膝下撒娇的母后,仿佛一瞬间到了需要他们这些孩子们嘱咐照顾的时候了,

  宗礼本想在下手边坐下,可心中到底想亲近母后,搬了矮凳,像以前一样,坐在母后脚边:“姑姑她们也是关心母后,母后还是要听的。”

  戏珠闻言急忙点头:“看吧,大皇子也这么说了,看以后娘娘还找谁为自己的歪理邪说撑腰。”

  “到你嘴里我都成歪理邪说了,行,本宫歪理邪说,不过是屋里烧的太暖,人也像少了骨一样。”端木徳淑说着,看着靠过来的大儿子,心里到底欢喜,孩子开府两年,突然像长大了一样,如今坐着都要比自己高了,看着又高兴又心酸。

  端木徳淑想到刚去的十一皇子,忍不住伸出手像小时候一样摸摸孩子的头:“你一会去看看伊贵人,年前她染了风寒,虽然好了,我担心她撑不住,没让她出来守岁,估计是有点不高兴,她如今啊,一点不如意的都要放在心里过七八遍,你去安慰安慰她,十五元宵节,就说本宫准了,让你接她出去赏花灯。”什么都不如这样平平淡淡的按部就班的过日子好。

  宗礼闻言仰头一笑,还愿意是个孩子:“让母后操心了。”他母后到了四五十的时候,情绪忽上忽下的,如今更是什么话也要往外说说了:“孩儿明白。”

  宗礼常年跟着母后,自然知道母后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单纯关心母亲身体:“母后也该多出去走走才是。”说着伸出手为母后捶着腿。

  端木徳淑叹口气:“是啊,眼看也初春了,是该走动走动,不动动人都废了一样……”

  宗礼闻言,看着母后眼下的青紫,心里不禁揪了一下,都是他无能……

  “行了,去湖馨苑走走吧。”

  宗礼不敢打扰母后清净,急忙起身:“母后注意休息,也要按时按量用膳,听两位姑姑和师父的话,药也要按时吃,不能谈凉,也不要说……”

  戏珠不禁看着大皇子笑了起来。

  宗礼被笑的有些不好意思:“姑姑——”

  “好,好,我不笑,不笑。”

  “总之母后……”

  “知道了知道了,赶紧走,赶——等一下,戏珠把本宫给阿礼的东西拿出来,让他回去好好看看。”

  戏珠对大皇子别有深意的一笑:“是。”

  ……

  宗礼不用看,也知道是年节一圈礼节下来,母后为他挑选的年龄相当品貌定然不错的闺中千金。

  如果是往年,他定然是不愿意的,甚至不会考虑这些问题,可如今,想想母后……想想如今的局势,如果自己成功能让母后高兴一点,有个事分散些母后的精力,有什么不好呢?

  ……

  翌日,安君殿内。

  二皇子里面穿着厚厚的锦衣,外面罩着油光程亮的裘衣,宽大的骨架,高人一等的壮实骨架,带着顶小皮毛,圆乎乎的胖脸,虎头虎脑的坐在台阶上,屁股下面还垫着厚厚的垫子,正看着不远处他特意让寺人给他留的雪地发呆。

  身后跟着陪着的寺人。

  五皇子远远的走来,他穿的不必二哥哥薄,只是骨架纤细,如今长高了,也没有往壮上面长。

  他穿着几乎拖到地上的黑色毛皮裘风,手里拿着精致的镂空手炉,比手炉还精致的五官在裘衣的映衬下越加粉雕玉琢,唇瓣嫣红:“二哥哥?”声音亦清脆动人。

  宗尚熵看他一眼,平时一刻不能安生的虎眼,今天难得生出两分死寂,从袖笼里伸出胖乎乎的抓子拍拍身边的位置:“坐。”

  王姑姑闻言,立即拉住想上前的五皇子,笑着恭敬地开口道:“回二皇子,五殿下一会还要去言大人家拜年,衣服脏了不调好,何况外面天寒地冻,不如二殿下现在与五殿下一起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啊。”

  王姑姑话刚落,就见钱姑姑带着人远远的跑来,见她家二主子坐在地上,整个人都疯了一样冲过来不由分说的将二皇子抱起来:“哎呀祖宗!凉不凉,冷不冷!着了凉可怎么办!怎么办啊!”钱姑姑不停的念叨着最后两句话。

  宗尚熵有点不高兴:“不冷不冷!你摸摸我都一头汗了!”说着就去摘帽子!这也不能去!那也不能去!都要烦死了!

  这还了得!钱姑姑立即像被踩了猫尾巴一样给二殿下扣回去:“不能摘!不能摘!千万不能摘!出了汗再一招风……”这是要她的命啊!十一皇子怎么去的忘了!

  二皇子更烦了,可到底是自己奶娘,他就是再调皮,礼教也不没有教过他可以无缘无故对着奶娘发脾气。

  五皇子还有什么不知道。

  钱姑姑一样的出自家主子不高兴,可有什么办法,宫里刚染风寒走了一位小皇子,谁敢在这个档口戳祸。

  王姑姑在一旁笑笑,钱妹妹是关心则乱了,而且二殿下未必领情,何况若是让皇后娘娘知道,钱姑姑未必讨得了好,不过这二殿下也是太野了些,管管还是有必要的。

  宗尚熵见奶娘还要给他加围巾,顿时不干了:“我宁愿去了,也不要热死!”

  钱姑姑闻言吓了一跳,赶紧拉过自己主子,对着王家姐姐陪小脸,恐怕她说了出去,言她在主子面前嚼舌根。

  王姑姑大度的笑着,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

  钱姑姑赶紧哄二皇子:“小祖宗,戴上吧,祖宗,咱戴上……”行不行。

  宗尚辅突然歪着头开口,长长的睫毛眨呀眨的好看:“二哥戴上吧,这一套是母后前年的时候做给我们的,我们去给母后请安,母后肯定高兴。”

  “多谢五殿,多谢五殿下。”

  钱姑姑立即给二皇子穿戴整齐,还不忘哄着:“听戏珠姑姑说,皇后娘娘还为众位小主准备了好吃的南瓜饼,杏子酥,谁去的早,就能拿一大盒子回来呢。”

  “真的!”

  “当然是真的。”宫里不缺这样吃食,不过是逗着孩子们玩。

  二皇子闻言,哪还管自己穿的像不像一个大笨熊,撒丫子向凤梧宫跑去。

  钱姑姑见状一句招呼没来得及对王姑姑打,急急忙忙追着自家主子跑去。

  王姑姑看着‘一对活宝’心中情绪一般,二殿下一屋在安君殿是出了名的嗓门大没心眼,钱氏那小家子气虽然没有传给皇子,但大大咧咧没脑子,二皇子绝对学了三分。

  王姑姑想到这里,不禁看眼身边的五皇子。

  五皇子手里捧着金丝暖炉,神色孤傲,王姑姑心中不禁升起一抹骄傲,这才是皇家该有的气度做派,一言一行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哪里是二殿下能比的。

  王姑姑屈膝:“殿下,走吧。”

  五皇子看眼不远处的雪地,又收回目光,心中平平,又长了一岁,少了个以后长大可能分宠的弟弟,也没什么高兴不高兴的,日子还要考自己争取,自己走,无论是母后的宠爱还是以后会被分到的权势宫殿,好的都是有数的,少一些竞争的人,都是好的。

  ……

  雪化了几天,太阳照在皇城的黄瓦朱墙上,几名小太监趁着天气好,在敲屋檐下长长的冰凌。

  乾心殿内。

  青儿端着米粥,坐在矮凳上,边用勺子慢慢的搅动着浓粥边轻轻抽噎,越想越为皇上委屈,越想越觉得皇上不值得:“皇上病着,有些事本不该打扰皇上……”

  青儿瞬间红了眼眶:“可皇上一定要振作啊,无论多难答应奴婢都要挺过来,如果皇上去了……”

  青儿的眼泪潸然落下,急忙停下手里的动作,用手帕擦擦眼泪,抽噎的开口:“留下任人宰割的小公主小皇子们可怎么办……前两日夜雪重,也不知是染了风寒,还是有人不尽心更或者就是某些人别有居心,结果……十一皇子就那么去了,那可是皇上的子嗣啊……皇上还没有看过一眼呢……”

  青儿说着擦擦眼睛:“那些人是不是准备……”青儿不禁有种兔死狐悲的悲凉,并没有注意到床上的人手掌握了一瞬,又目光呆滞的松开。

  青儿自顾自的说着:“出了这样的事,皇后娘娘不想着约束皇子公主平日的行径,还要给皇子公主建什么冬场地……皇后娘娘她其心可……”

  青儿又急忙闭嘴,最后一个字不敢说出口:“皇上您一定要振作,您若是不管不顾了,谁还心疼皇子公主,谁还为他们做主,就连初一那天,应娘娘去后面见礼,还让人冷嘲热讽一顿,回来就躲在房里哭,皇上——没了您,应娘娘她们可怎么办……”说着已经哭的泣不成声。

  皇上为什么一旦反应都没有?

  皇上为什么一动不动的?

  皇上——

  赞清进来见此情景,顿时不高兴了,低声呵斥道:“你哭什么!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乾心殿哭哭啼啼的!刺不刺耳!”那晚上的哭声的听的少了!

  青儿立即起身,放下碗筷,恭顺的垂手立好:“奴婢逾越了。”

  “也知道逾越了!”青稞入了后宫生了二皇子后,等于废了,如果不然轮得到青儿上来,看问题到底不如青稞通透:“多跟皇上讲一些高兴的事,说不定皇上就想多动动了。”天天哭丧着脸谁愿意看。

  “是……”她就是心里一时……尤其十一皇子……谁知道是怎么死的!

  赞清心里何尝不担心,会是徐相动的手吗?如果是,赞清心中一寒:“我知道你心里苦,可你心里再苦你有皇上苦吗……总会过去的……”会不会过去,都是一个念想。

  应格儿从后面进来,突然开口:“你们再说什么?”

  赞清吓了一跳,但很快平复,乾心宫本也没有秘密:“能是什么?”皇上病了多少日子了,就算没有争权夺利,不觉得帝王因为长期不上朝,对朝廷的掌控会变弱吗?何况还是病了这么长时间。

  应格儿闻言,脸色顿时铁青:“他怎么敢!就不怕皇上的军兵和徐相除了他们!”

  “应娘娘,您看看粥凉了没有,皇上该饿了……”

  ……

  凤梧宫内。

  明珠不尽心的梳着娘娘的一撮头发,边梳理边唠叨:“娘娘确定要把安君殿后面的水萦宫全部改建?那可是很大一笔银子呢。”

  “不就是一笔银子。”

  “娘娘说的好轻松啊,好似都是您老的大智慧赚的一样。”

  “不是娘娘的智慧也是娘娘的手臂赚来的,你羡慕,你也多长双手脚去。”戏珠说着将明珠搡到一旁,接过明珠手里的活,几下帮娘娘挽上去。

  明珠靠着窗台站好,还有些小情绪:“二殿下闹两下娘娘就给建室内跑马场,回头三殿下要是闹两下有没有?”

  戏珠扫她一眼,为娘娘把左边的头发也盘好了:“什么也不是,你就是心疼那些银子,那只是跑马场吗,不是还有演武场,打靶,舞蹈的场地,是在天气不好的时候给皇子公主们玩乐的地方,被你说的好似二皇子的私有一样,就是私有怎么了,不就是一个空置的地方。”

  “主要是银子。”二十万是娘娘现在所有的家底了。

  端木徳淑放下手里的图纸,声音温和:“改建了吧,水萦宫空着额也是空着,短期内,料想皇上也用不上,在原来宫殿的寄出上改建,用不了多少银子,按照图纸来吧。”

  “娘娘认为二十万两不是银子啊!”

  “就抬杠是不是。”

  “奴婢哪敢,半楼天的拱形跑马场、演武场、还有室内园景,天窗最好能打开,地上铺地暖,快赶上一个小型冬阁了。”

  
皇后在位手册最新章节https://www.aituyun.com/huanghouzaiweishouc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又见梨花成雪罪爱缘来是你三国之烽烟万里蝶证:鬼美人杀人事件蛮荒新世界1627崛起南海养母难为婚谋不轨:老公不太乖锦衣昼行第一娇